江南第一媳

第511章 吃醋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磊想找梁心铭探听郡主和苏姑娘的消息;严楚瑜仰慕王亨的才学和人品,私心里想交结于他,无奈对方虽年轻,却已经身居高位,不好随意攀交,又见梁心铭人品不俗,又是王亨的门生,便立意交结她,再通过她交结王亨,岂不一举两得,于是,两人都拉着梁心铭说话。

????梁心铭也是意犹未尽,还想从他们口中再打听些消息,也愿意同他们攀谈,于是三人站在院中闲聊开来。

????从北疆的局势扯到湖州的纺织买卖,从忠义侯府扯到姻亲白虎王府,从牛将军的灭门案扯到他岳父严家……那话头一时收不住,谈热烈了,仿佛相见恨晚。

????屋里的王亨等不耐烦了。

????双喜去请林巡抚的空挡,他便等梁心铭进来,要同她好好分析刚才获得的消息,然左等不来,右等也不来。

????梁心铭送客竟一去不回!

????王亨想起严楚瑜那精致的长相,方磊也不差,顿时心里就跟晚上吃的酸笋似得,酸溜溜的。

????他也不是乱作酸,馨儿的脾气他很了解:当年在他面前就从不讳言对美男的青睐和欣赏,常说内外兼具的美男“看着养眼”,为此还常帮他打扮修饰呢。

????他便怀疑她被美男迷住了。

????他沉着脸吩咐一安:“请梁大人进来。”

????一安答应一声,忙就出来了。转身之际,心里不免嘀咕: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忽然就撂脸子了?

????出来一看,梁心铭正跟两少年在院子里说话,那严楚瑜正对梁心铭抱拳邀请,“不知梁大人今晚可有闲暇,学生想请梁大人赏月,再请大人指点一二。”

????一安心里咯噔一下,心想“你好大的脸!让我家少奶奶陪你赏月!”又抱怨梁心铭“跟这两个毛头小子有什么好谈的?难怪少爷生气。我也很生气!”

????他就跑过去,先对梁心铭赔笑道:“梁大人,钦差大人立等大人查案,已经等了半天了。”

????梁心铭忙向那二人告辞,转身进去了。

????一安一句话支走了梁心铭,又对方磊和严楚瑜殷切道:“两位爷,可要小的送二位回去?”又抬头看看天上月亮,道:“虽有大月亮,还是要点个灯笼,照着些脚下的路。”说到这把声音压低了,“二位爷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。这将军府死了许多人,不干净,晚上最好别出来。”

????方磊虽没有随父兄上疆场,却也是个耐摔打的性子,不怕事,闻言不由挑眉,勾起一腔好奇心。

????严楚瑜文雅读书人,哪里经过这些事,顿觉周围阴森森的,月色凄清,寒意浸骨,忙要催方磊离开。

????“怎么不干净?”

????方磊却在追问。

????一安想吓唬这两家伙一番,惩罚他们“勾引”自家少奶奶,于是满嘴胡说,什么“半夜听见女人哭、小孩笑”,什么“醒来看见床前站着一个长发女子”等等,把这将军府说成了鬼宅;更兼反贼猖獗,常有高手夜探将军府,顺手杀个人、放个火什么的,叫他们晚上别出来。

????这一回,连方磊也变脸了。

????严楚瑜更是俊脸煞白。

????正要仔细问,双喜领着林巡抚来了。

????一安忙对两人告辞,找了个禁军送他们回去客院,自己迎上去,和双喜一起引着林巡抚进议事厅。

????再说梁心铭进了议事厅,见王亨剑眉微蹙,听见自己进来,只抬眼扫了一下,便又垂眸。

????她以为他正思索方磊之前的话,不敢打断他思路,便放轻了脚步走过去,站在他身边,也默默回味刚才听到的消息,并循着一条暗线把几件事串联起来。

????王亨见她进来,以为她定有话要同自己说,至少该告诉自己,刚才跟方磊和严楚瑜都说了些什么——于公于私她都该告诉,不是吗!结果等了半天,她也没动静,站在那不知想什么,想的出神了,顿时气闷不已。

????他倒没有怀疑梁心铭的品行和操守,只是她这样关注别的“美男”,他心里很不好受。他巴不得她眼里只有他,心里只有他,把别的男子都一概漠视。

????他想,是自己不够好,所以她才会欣赏别的少年,若他足够出色,那她对别的男人就不屑一顾了。就像他,觉得她是天下一等一的女子,别的女子再好,比如苏莫琳和林千梓,在他眼里也是不及她的;再差些的,他便当成庸脂俗粉了。

????他忽然厌弃起自己来:到底得过侏儒症的,虽然治好了,还是长得不够高大,和梁心铭站在一起,仅仅高那么一点儿。不像病刚好那会儿,他比她整整高一个头,抱着她柔软的腰肢,一低头就能亲到她的前额。

????他眼前晃过赵寅修长挺拔的身材,还有赵子仪魁伟英武的身躯,就连方磊都比他高,不由颓丧极了。

????忽然又想,当年他还是侏儒时馨儿都不嫌弃他,现在又怎会嫌弃他个矮呢?年幼时,她夸他像观音座下金童,说他们是“金童玉女”;侏儒症治好后,她夸他丰神俊朗,说他们“郎才女貌”。瞧,对他评价多高!

????于是他又满心自责:神医费尽心思帮自己治好了绝症,他体内还流着馨儿的血,这是多大的机缘,还要自怨自艾,这般不知道惜福,是要遭天谴的!

????想罢又鼓舞起精神,心道只要自己足够优秀,矮一点没关系。一面又自省:本来就不够高,更要注意仪表形象,这些日子他都忙昏头了,也没顾及形象,也许看上去很憔悴,不够俊朗、威严。忽又觉不对,做官要威严,做夫君可不能威严,要柔情似水,再说对着梁心铭他也威严不起来。

????杂七杂八想了一堆,心情几番起伏。最终,他不自觉地嘴角一弯,两眼斜睨,对着心目中的馨儿露出温柔笑容,可惜不能照镜子,不知道效果。

????那时,林巡抚正跨进门,恰好看见他对自己斜睨微笑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这是个什么情况?

????做官,最要善于揣摩人心,既要揣摩皇帝的心思,也要揣摩上官的心思。像王亨,了解他的人都知道:若他严厉斥责,说明事情反而不甚严重;若是对你笑嘻嘻的含糊其辞,打太极虚应故事,那才要当心呢。

????美女们投张月票安抚安抚恩师呗{__}